英语高手来。跪求翻译

Then panic set in. My feelings took a 180-degree turn. I really didn't want to leave high school at all, and it was questionable whether I wanted to grow up after all. It had been nice being respected as a senior by the underclass students for the past year; I didn't enjoy the idea of being on the bottom rung of the ladder again.

Despite months of anticipation, nothing could have prepared me for the impact of the actual day. As the familiar strains of "Pomp and Circumstance" echoed in the background, I looked around at the other figures in white caps and gowns as we solemnly filed into the auditorium. Tears welled up uncontrollably in my eyes, and I was consumed by a rush of sadness. As if in a daze, I rose from my seat when I heard my name called and slowly crossed the stage to receive my diploma. As I reached out my hand, I knew that I was reaching not just for a piece of paper but for a brand-new life. Exciting as the prospect of a new life seemed, it wasn't easy saying good-bye to the old one-the familiar faces, the familiar routine. I would even miss that chemistry class I wasn't particularly fond of and the long commute each day between home and school that I abhorred. Good or bad, it was what I knew.

That September, I was fortunate to attend a wonderful university in Providence, Rhode Island. I needn't have worried about liking it. My years there turned out to be some of the best years of my life. And as for friends, some of the friendships I formed there I still treasure today. Years later, financial difficulties forced my high school to close its doors for good. Although going back is impossible, it's comforting to know I can revisit my special memories any time

跪求翻译

最佳答案
本回答由提问者推荐

Zoe Cao 4级
2010-01-30 回答
然后我开始恐慌起来。我的感觉有了一个180度的转变。我真的很不想离开高中,我甚至开始怀疑我是否想要长大。过去的一年里我作为高年级学生而被低年级的学生尊敬,感觉很好。我可不想再去尝试做梯子垫底层的感觉了。
尽管预期了几个月,我还是无法接受那一天对我的影响。当那熟悉的“隆重仪式”的旋律在身边回荡时,我环顾四周,看着大礼堂里戴着白色帽子,庄严站立的我们。泪水不自禁的盈满了我的眼睛,我的内心充满了悲伤。当听到我的名字时,我茫然地起身,慢慢地穿过舞台去领我的文凭。当我伸出手时,我明白我拿到的不只是一张纸,更是一个全新的生活。尽管新生活的期待看起来很令人兴奋,我很是很难对旧的一切——熟悉的面孔,熟悉的生活,说再见。我甚至会想念那个我并不是特别喜欢的化学课,和我曾经很厌恶的家--学校的两点一线的生活。是好是坏,这是我我知道的。
那年9月,我有幸进入了一个很长棒的学校,罗得岛的普罗维登斯大学。我不必担心是否会喜欢上它。在那里的几年事实上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年月。至于朋友们嘛,在那里建立起来的一些友谊,我到现在仍旧很珍惜。多年后,财政困难迫使我的高中永久的关门。尽管不能再回去了,我还是很高兴我可以随时重温那些特别的回忆。
补充:
我很是很难对旧的一切——熟悉的面孔,熟悉的生活 这里打错了,应该是“我还是很难面对旧的一切”。sorry啊~

最新回答 (4条回答)

2010-01-30 回答
而后恐慌英寸我的心情设置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我真的不想离开所有高中,这令人怀疑我是否想长大后,所有的了。它一直被当作好由过去一年的高级下层学生,我不享有对阶梯的底层,再想法尊重。 
尽管预期个月,没有什么能够有准备的实际影响,我一天。熟悉的株“铺张和条件”的背景呼应,我环顾四周,在白色的帽子和袍作为我们庄严的大礼堂提交的其他数字。泪水盈满了无节制地我的眼睛,和我是一个悲伤的消费高峰。仿佛在发呆,我起身从我的座位,当我听到我的名字叫,慢慢地穿过舞台,接受我的文凭。正如我伸出我的手,我知道我是深远的不只是一张纸,而是一个全新的生活。作为一个新生活的前景似乎令人兴奋,这是不容易送走旧的一个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常规。我什至会想念他的化学课我不是特别喜欢和长期往返每个家庭和学校之间的一天,我憎恶。是好是坏,这是我知道。 

同年9月,我有幸参加在普罗维登斯,罗得岛大学的美妙。我不必担心有喜欢它。我多年,被证明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几年一些。而对于朋友,一些形成的友谊我有我珍惜今天。几年以后,财政困难,迫使我高中关闭好了门。虽然回去是不可能的,令人欣慰的知道我可以随时重新我特别的回忆
2010-01-30 回答
然后惊慌。我的感受了180度大转弯。我真的不想离开学校,而且它是能否我想长大后,所有。它已经被尊为一位高级漂亮由下层阶级的学生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不喜欢这个主意的底的一次。
  尽管数月的期望,我已经预备好了,没什么能影响的实际日期。作为熟悉的阵势”的背景下,我就周围看着其他人物的白帽子和婚纱像我们郑重鱼贯进入礼堂。眼泪涌起了一我的眼睛,我所消耗的悲伤。如在发呆,我从我的座位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慢慢地穿过舞台拿到毕业证书。我伸出我的手,我知道我是达到不仅仅是一张纸,但是对于一个崭新的生活。兴奋的前景的新生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似乎告别老卖房人熟悉的面孔,熟悉例行程序。我甚至会错过那化学课我不是特别喜欢,每天下班回家,学校之间,我厌恶。好与坏,这是我所知道。
  
  同年9月,我有幸参加一个奇妙的大学,罗德岛州普罗维登斯市。我不必担心喜欢它。我在原来是一些最好的了。至于朋友的朋友,我仍然珍惜今天的形成。多年以后,财务困难迫使我高中时关闭了。虽然回去是不可能的,很高兴知道我可以重温我特别的回忆
X。’ 2级
2010-01-30 回答
那时惊恐不安到来。我的感情拿一180度倾向。我确实不确实想要把高中遗留在所有的和它是是否我想要毕竟长大值得怀疑。它一直在好的被下层社会学生作为一前辈因过去的一年而尊敬;我不确实欣赏再次是在梯子的最底下梯子横档上的对的观念。尽管期待的月,没有什么能已经为我做真实日子的对的冲击的准备。当熟悉的“壮丽景象和境况”种系在幕后对回响时,我看看穿着白色大学方顶帽和长袍的其它数字在周围,当我们庄重列队进入礼堂时。眼泪在我看来不能控制地从涌出和我被一对的凄伤的匆忙消耗。就好象在一眩晕状态中,我从我的座位出现,当我听说我的名字呼吁和缓慢越过演艺界获得文凭我的的时候。当我伸出我的手要时,我知道那我仅仅对于一片纸除了一崭新生活不正达到。作为一对是新生活的前景激动人心的看来好像它是不不成问题对老的那个的的那个说再见熟人朝熟悉例行工作。我将甚至想念特别喜欢那堂我不是的化学课和长时间每一天在我讨厌的家和学校之间和交换。好或者坏,它是我知道的。 那九月,我是幸运地出席一在普罗维登斯中的神奇大学,罗得岛。我不需要已经担心喜欢它。我的许多年,结果是有某些我的生活中最最好许多年。和至于的朋友,我使某些我那里形成和的友谊的平息下来的珍视今天。年较后,财政困难强迫我的高中起好作用对关门它的。虽然走回头路是对不可能,它是对令人宽慰的知道任何时间我能重访我的特殊记忆
追问:
大哥 一点不通顺也
头像
匿名用户 7级
2010-01-30 回答

痛苦已开始了,我的心情来了个180度转弯。我真的是一点也不想离开高中,仍而这又确实是个问题,毕竟我们要成大呀,过去的几年我因为是学长而受到学弟学妹(senior,underclassic ,本意是高低年级的学生)的尊敬,这种感觉很好,我已经不喜欢在楼梯底下被人围住这样的想法了,

尽管期待了几个月,可我对真实生活带来的影响一点也没有准备好,随着背景的条件反射,熟悉的紧张随之而来,随着我们观众席人们严肃起来,我却环视帽子和长袍的轮廓,眼泪情不自禁横流,我陷入突如其来的悲伤之中,感觉到一边眩晕,当点到我名字时,我从座位上站起来,慢慢穿过台阶,去领证书,就在我出手时,我认识我领的不仅是一张纸,而是新生活的开始,有前途生活似乎已经来了,我为此感到激动不已,对熟悉人们,熟悉面容,足迹说再见,是不容易的。我还会想念化学课,想念我相当讨厌从家到校漫长的交通。好与坏,只有我知道。

那年九月,我有幸参加了罗得岛上,美妙普罗维登斯大学,我不必担心我不喜欢它,我的眼泪是对我几年最美好时光的怀念。至于朋友,一些大学形成的友谊至今依然值得珍惜,几年后,因财政困难,我高中被迫关门。尽管回去已是不可能了,令人欣慰的是:我 知道我可以随时重新我特别的回忆